春秋满目

[完]番茄鱼汤

注:有攻女装,ooc注意

迟到的万圣节贺文


“Treak or Trick?”


门口传来响动的声音,八木循声望去,只来得及看到门口有一道人影跳过,然后在他还没能站起身的时候,那个家伙就已经蹦蹦跳跳地走到他面前,长裙垂到脚踝,蓝色的,颜色清浅的让他觉得眼熟。


他没记错的话那是他眼睛的颜色。


只不过现在这个看起来应该是身淑女装的家伙正张牙舞爪地摆出一副像是吓人的表情,就像是个要糖的小孩子。


“任务怎么样?“


今天确实是万圣节,不过就算是节日,英雄也没什么可以空闲的可能,更别提在这种最有可能举办活动的时候,所以山田就算这么一副想捣蛋的样子,也没能给自己准备上一套万圣节的衣服。


八木现在能这么清闲全是因为他毕竟已经退役,就连帮忙巡逻都要被谢绝得干干净净,学校都没让他去对付那些因为万圣节疯玩的臭小子,所以他只能待在家,把准备的糖分给那些上门的小孩子。


不过看到对方伸手,他飞快地抓起旁边糖罐里准备好的糖递过去,今年他糖准备的很多,不会像去年都忘了喂家里这只“大捣蛋鬼。随后他抬起目光,看着对方飞快地剥出一颗吞了下去,脸颊左右轮流鼓起来,就像是某种小动物。


好可爱。


不过山田脸上的妆容还没有洗下,他其实化的妆并不算浓,甚至在八木眼里对方的那点妆容自然到几乎看不出来,也就是简单地柔化了他面容的线条,而山田本身就没有一般男性那么锐利的轮廓,所以稍微化妆就让他显得恬静了。而设计过的水蓝色长裙顺着身体流淌而下,而这种特意设计过的细节藏住了内里包裹着的男性躯体,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个不过骨架子大一点的高挑女性。


“还行,今天那家伙总算给我点口风了,消息转交警方那边后应该不用我跟进了,所以短期内应该不用我再过去了,至少可以消停几天。“


他毫无窒碍地在八木的面前脱下那套裙子,单薄的丝绸裙直接掉在地上堆成一叠,随后被弯腰捡起放在下侧,然后他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躯体,肌肉在八木面前起伏,而八木甚至都看得清对方脊背上的那道旧疤,沿着肩胛骨,就像是那里曾被割下翅膀。


”那就不需要在做这些了吗?“

有些任务就是这样,英雄相对警察有更多自保能力,所以就会有奇奇怪怪的任务找上来,当初如果不是欧尔麦特太过标志性而且没法把自己塞进女装,不然有些任务他也要去。

不过当时夜眼倒是没能逃过。


八木有些走神地抱上去,胸膛贴着对方的脊背,这时候的天气还不算冷,不过对方的皮肤上还是泛着一股冷气,带着奔波太久的疲惫。


然而他的选择是亲吻对方的后颈,山田为了这个任务将金发编起来后盘起来了,露出笔直的颈线,看上去就很诱人,就像是专门准备给他的糖果。


“应该不用了,所以不如想想今晚想吃什么?”


山田在他亲吻完后走出对方的怀抱,然后抓过自己早就准备好的休闲服穿上。


“我买了不错的番茄,挺新鲜的。”八木顿了顿,“ 还有一点鱼,鱼肉你是想生吃吗?”


“主要还要单独处理好麻烦。”穿好衣服的男子用手指撑着下巴想了一会,然后对着八木笑了笑,“直接一锅炖了,鱼汤怎么样?”


八木愣了一下,随后忽地低头笑了出来,他的额头碰着对方的后脑勺,那里为了做出柔顺效果打了一些定型,感觉有点柔。


“好,那就做浓汤怎么样?”


反正大家都是懒人,八木在和山田同居的这段时间已经摸清楚了对方的习惯,山田对吃没那么精细的要求,甚至有时候都不像是个日本人,虽然这话不是说他什么都能吃,山田吃东西还是挑的,只是他相较没那么传统,很多时候他求方便会把东西一锅扔进去炖了,但又不是关东煮的做法,只不过做出来最后的口感也很不错。


所以到现在,山田的厨艺水平对八木来说还是个迷,似乎不错,但好像跟外人对比却又像很糟糕的样子。


而至于八木,对一个美国留学回来的家伙的胃就不要有多高的要求了。刚回来的那几年,给他一根木头他都能直接啃下去。


只要炸过就行。


“所以汤里加多少奶油?”


“加芝士吧,芝士好吃。“


“你别什么东西都给加芝士,而且这样那还加洋葱吗?”


“洋葱我来切就好,你去切鱼。”


而山田做浓汤的风格就是先煎过番茄和洋葱,然后连着油和汤水一并倒进汤锅里去熬煮,事实上都不需要八木过来帮手,但是本身一起做饭就是一种浪漫,所以八木孜孜不倦地在给对方“捣乱”,比如还是坚持给对方的汤里加芝士,然后就招来对方的一个白眼。


但是山田并没有阻止他。


这顿饭做的很快,鱼肉放进去后山田就盖上了锅盖,八木有些哀叹他不能继续捣乱的时候,山田用一个吻堵住了他的嘴。


感天谢地饭锅的声音及时响起来,不然他们真能在厨房来一次。


事实证明八木加的那点芝士并没有让那锅汤变得糟糕,甚至尝起来还很不错,山田铺底用的还有一些土豆,考虑到八木的肠胃,那炖得稀烂的土豆也就成了他的主食,而山田捧着一碗浇了浓汤的饭,对着那红色发出满意的叹谓。


“今天还是鱼肉好吃,要是我做就只会老了。“


他也就只能吃几口,八木有些遗憾,山田不知道为什么做肉类的水平很不错,尤其是做牛肉的时候,柔嫩的口感如果是他身体还好的时候他大概能吃下去一盘,但是现在他可就真的只能吃几口,吃太多带来的消化难度可能会让他几天都吃不下东西。


无福消受啊,八木吹了吹这艳红的像是吸血鬼的盛宴的汤,不过至少还有肉汤可以喝,他挺满足了。


最后一口吃完,山田满意地喝掉最后一口汤,扯过餐巾擦过嘴,然后往后一靠瘫在椅子上,像是一只可以过冬了的熊一样地拍了拍自己的腹部,然后对着天花板吐出一口还带着番茄气息的叹息。


“真幸福……”


“稍等?”


八木注意到对方嘴角还有一点红色,应该是油,刚才并没有完全搽干净,所以他伸出手,指腹蹭过那里,结果那一点红色在对方的唇下留下了一条红痕。


不是番茄油。


八木盯着自己指腹上的鲜红色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这不是没擦干净的汤留下的痕迹,这是对方没有卸掉的口红,他搜索了一下记忆,确定了之前只看到对方简单地擦掉了自己的口红,而没有去卸掉全妆。


“你这个样子,看上去像是偷吃了的吸血鬼。”


他拿过纸巾擦过自己手上的痕迹,然后看着对方唇边的痕迹,确实是像,对方的口红选的太艳了,一旦涂开,就像是刚刚偷吃完的吸血鬼。


看着山田现在这个粉底打的肤色发白的情况下,让八木觉得自己这话更有说服力了,唯一的差别就是对方不是红色眼睛,不过翡翠色眼睛也不错,就当这家伙是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吸血鬼就好。


“那我是吸血鬼你是什么啊!”


对方倒是配合地咧开嘴,甚至想把自己其实都不甚明显的獠犬牙显露出来,搭配那道红痕倒是确实有些像样,然而八木撑着脸笑了笑。


“你要是吸血鬼,我就是死神好了,只有骨头的死神,从我这你可得不到血呢。”


“啊,连让我喝口血都不行?俊典你太狠心了!”


对方不但摆出一个生气的表情,甚至都站起身,大张着嘴扑过来,像是直接要咬在对方的脖颈上,然而八木装出一副自己抵抗的样子与对方打闹,嬉嬉笑笑,但是还是把自己因为太过消瘦而显得颀长的脖子露出来,毫无遮挡。


这场打闹没多久八木就败下阵来,毕竟他不过是具骷髅,怎么能抵挡得住一只吸血鬼呢?


所以他被抱在对方怀里,等着对方玩笑一样地咬上来,不过最后落在他颈侧的,却是一个温柔的吻。


亲吻落在他颈侧的动脉,两瓣的唇搭在那里,温暖而柔软,像是羽毛落下,就为了感受他还活着的每一分脉动。


“Treak or Trick?”


对方低声得,带着笑意地在他耳边说到,吐息落在皮肤上,一边让人发痒一边让人感到温暖。


“我选糖那一边。


他侧过头,再次亲吻上了对方的嘴唇。


而之后,八木对于那天万圣节夜晚的结论就是——


——糖很好吃。


====end=====

这篇是应 @子瑜 要求做的番茄鱼汤,虽然离万圣节过了半小时但应该还来得及~~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