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满目

【完】太过受欢迎的鸟

注:是欧麦,是 @blackfive 的点梗,还是大致改了一下……



(1)

如果可以,八木俊典并不是很愿意去回忆过去。

尤其是不愿意回忆关于他现在男朋友的过去,毕竟这感觉就像是他总是陷于记忆中那个太过乖巧懂事的孩子而无可自拔,而忽视他现在的这位伴侣,但又像是他像是什么扭曲的恋童癖一样。

可是分明这个问题跟年龄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认识那个孩子的时候,对方不过是个和无数雄英的英雄科的学生一样的家伙,在体育祭上尽力表现自己,好让自己的胸膛能挺得更高一些。

当时八木是受邀请去给那些光彩耀人的孩子颁奖的。

其实那时候那个金发的少年还不是拔得头筹,然而居于第三名的金发孩子却没有什么太明显的表情,在比赛中还聒噪不已的少年在颁奖的时候却闭了嘴,不知为何沉默得让人摸不着头脑。

然而在他给对方颁奖的时候,那孩子却骤然仰起头,那双翠色的眼睛从三角形的镜片上看了过来,那里头的情绪令他为之动容,虽然在那一刻他说不清他到底都看见了什么,但是那份冲击是真的,只是当时没有更多的时间去让他思考,所以只得对着那孩子一点头,然后给下一个孩子颁奖。

不过不必担心,他告诫自己,如果他的没有猜错那个孩子里眼睛里的东西,那么,他们必然还会再见的。

结果就是,在毕业之前他和那个孩子之间成了一种很暧昧的关系。

他们谁都没有戳破那层窗户纸,没有牵手没有亲吻,甚至连见面都少得可怜,那几年是欧尔麦特最忙的日子,他能抽空来见这只小鸟的时间不多,而且每次他们都不敢太过亲近,那金发的孩子经常低着头,身高也还没拔出来,而以八木的身高来说,他经常只能看到对方发红的耳角。

但是每一次见面的感觉是真的,他俩都能感到那种张力,所以在对方临近毕业的时候,那孩子终于鼓起勇气一样地拉住了他的手,然后对他说道:

“今晚的月色真美,留下来陪我一起看吧。”

那声音很小,听在八木耳里却犹如轰鸣。

这之后的一切都顺理成章了,这种感觉很奇妙,看着自己未来的伴侣成长到羽翼丰满的样子,从跟在自己背后小碎步地走着,到今日站到他的身侧,个头已经到了他的肩膀,原本不过是翘起来的金色短发如今也变成了过肩的长发,披散下来像是日光的瀑布,已经完全是一副成熟英雄的模样。

但是有时候这也带来了一些糟糕的后果。

比如他比任何人清楚,那位声音英雄对外宣传用过的人设就是已经有点接近“偶像”了,不过别说是对方那种职业,就算是一般的职业英雄都有自己的一层面具,这层面具是容不得一丝纰漏的,只不过对于对方会更加严苛了而已。

但是这样带来的结果,对方会比他们更累地去维持那个公众形象,刚开始的时候他看着对方因为忙来忙去还有些心疼,但是他看着对方变得越发游刃有余,就像是为这些事务所生的时候,他难免有些不是滋味。



(2)

而近期八木这种情绪越发鲜明了,原因无他,只是觉得自家那个小孩最近有点浪。

就是字面意义的那种,他清楚麦克走的是偶像道路,所以麦克和那些粉丝亲近倒也是正常,就一如八木知道对方大把的时间都扑在社交网络上,晒花晒咖啡晒今早的阳光,还有他的自拍,然后收获无数花痴一样的留言。

这让他们本就不多的相处时间也就越发少了,而且八木并不能出镜,他们的关系

并没有公开,甚至麦克在推特上标的都还是“单身“,只是无论是出于保护麦克还是保护欧尔麦特,这事都没有可以商量的余地。

而麦克那如同偶像一样稍高的人气带来的结果就是有不少粉丝向他表白,而作为一个电台主播比起纯粹的英雄们更容易弄清楚行程,况且麦克的广播是固定的周五深夜,以至于很有可能他早上出来的时候会被人逮住送各种小礼品,有时候早上回来的时候身上都可能带着八木不熟悉的味道——

——比如说香水味。

八木也是个受欢迎的人,毕竟欧尔麦特怎么说都是第一英雄,他在东京的事务所里专门有个屋子堆满了礼物,是那种没法再捐献出去的那一类,同样在采访的时候亲吻他的人也不少,毕竟再怎么说欧尔麦特已经可以被称之为全民偶像,而相较之麦克这种小英雄的人气都不算什么了。

但是当这些出现在麦克身上的他就是有些不接受,虽然他完全理解,英雄的工作就是这样,尤其是这种出镜率比较高的英雄更是,哪怕他们的英雄排名不高。所以不少次在对方有深夜广播的时候的第二天,他会早起一点,然后抱着人亲很久后才让人去洗澡。

但是这勉强维持的平衡最后崩塌在——

——麦克被一个太过变态的粉丝袭击了。



(3)

谁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疯子,八木在收到塚内打来的电话的差一点手上劲道没收住把那个可怜的手机捏碎渣掌中。

他本该不奇怪的,这种事总会发生,事实上他也要有面对过太过扭曲的粉丝,这种人总是会有,一如这个社会的犯罪率已经很低,但是并不能彻底杜绝罪犯产生。

在出门的时候八木才会有些许惋惜他为什么没有把自己和欧尔麦特的生活完全区分开,对于欧尔麦特那张标志的脸和发型他可用了点手段才让那些金发看起来不那么的……太过标志性,但是真等他到了警局,这些有些杂乱的担忧都被瞬间抛之脑后。

他没见过这样的山田。

他下意识地在脑海里把“麦克”这个称呼划掉,就算是当初那个还是在雄英上学的少年英雄都不曾露出过这样的颓态,当时塚内带着八木走进他的办公室的时候都下意识地放轻了步伐,像是怕惊动了什么。

“怎么……”音还没能发出,八木就已经被眼前的这幕惊到瞪大了眼,然后理智卡死在到底要不要冲上去抱住对方的边缘。

那个平日穿着修身皮衣的英雄缩在塚内办公室里有些破旧的沙发上,皮衣已经有被刮伤的擦痕和泥土的痕迹,然而就算如此对方身上还披着一件警署专用的毛毯,原本有些土的橙色落在对方身上的时候都显得有些温暖了,但是也显得对方越发清瘦。

八木从来没想到对方会这么消瘦,就像是他之前从未能亲手拥抱过对方一样。

而山田垂下来的金色头发散乱,蹭着血和灰尘,有些地方的发丝还断得不甚整齐,像是被谁硬生生扯断的。脸上倒不是青一块紫一块,而是一道鲜红的伤沿着颧骨蔓延到眼侧,眼镜早就不知道到哪去了,那双翠绿色的眼睛空洞洞地看着一个地方,不知道在想什么,在两人走进来的时候甚至都没有转头看过来。

“什么情况?”

八木小心翼翼地靠过去,对方一幅应激后失神的模样,然而当他走到对方面前的时候,对方才像是反应过来抬起头看过来。

然而正面看的时候他才有种五雷轰顶后的勃然大怒之感。

刚在在门口的时候,山田那较高的衣领挡着让他看不清对方的情况,而站到正面的时候他才看清。

对方脖子上的定向扩音器已经被撤了下来,纤细而柔白的脖颈上全是被掐出来的青紫痕迹,像是有人不止一次用想要扼住他呼吸的力道去掐住那柔软的脖子,而同样还有对方的耳际,血从耳道流淌下,在脸侧留下一层干掉的血痕,而耳侧的金发上也有干掉的血痕,已经凝结成了晶体,像是手一碰就能捏碎。

“有人……袭击,没有……保护。”

山田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开口嗓音沙哑,甚至还带着一点走音,像是自己也不确定自己在说什么,然后有些悻悻地摸了摸鼻头,然后站起身去掏对方的兜。

“你现在是听不到吗?”

八木的手机录了山田的指纹,男子在听到八木开口的时候又仰起脸,眯着眼对着他看了一会,然后飞快地打开备忘录打着什么。

【我看的明白唇语,声音还能听到一点,只是很模糊不清楚。】

“你是因为个性失控?”

【因为那个地方不好对空发动个性,玻璃会碎,所以距离很近,没保护就这样了。】

“那个犯人呢?”

八木扭头看向塚内,而塚内只是微微地点了下头.

"人昏过去了,估计耳膜穿孔,不过毕竟是对方袭击在前,这属于自保,所以肯定不会起诉麦克。“

然而八木在那一刻却不想听到这个答案,他更宁愿听到对方是伤得更重,最好是脑震荡之类的,结果只是一个耳膜穿孔听起来完全没法让他的火气下去。

“对方是什么人?”

八木一只手搭在山田的肩上,语气有些不由自主地加重了些。

“一个粉丝,个性比较攻击性但没有选择成为英雄。”塚内靠在门边,显然是为两人留出空间,“‘对声音英雄有疯狂的迷恋到想占为己有’,他原本给麦克发的卡片上有一条,不过应该是助理没在意就处理掉了,所以一点预警都没有。”

而塚内这句话让八木下意识地按住对方的后颈,把对方给往自己这压了压。



(4)

那天晚上最后山田是被八木抱回去的,哪怕对方已经成为英雄,他的身形对于八木来说都还不是问题,所以他用自己的风衣把对方裹好,就抱着出了警察局。

一路上对方就缩在他的怀里,还有些些微的颤抖,像是后知后觉的胆怯又或者是某些更复杂的情绪,这感觉又让他想起当初他抱住还是少年的山田的时候,就像是抱着一只雏鸟,而现在这只雏鸟长大了一些,但仍旧是小小的一只。

是需要他保护的一只雏鸟。

当然,那天晚上他用了足够长的时间去帮对方洗干净,受伤后的男子还是有些迟缓,所以基本就是乖巧地坐在那,让八木给他洗头,又或者是洗漱完后抱到床上。

“以后你……”

八木想说出小心,但是想了想这其实从来都不是山田的错,所以只是把人抱进怀里,认真地在对方看得清的地方一字一字认真地说道:

“我会保护好你的。”

而对方对此的反应是红了脸,然后身体蜷了蜷,缩在他怀里,然后手搂着他的脖颈,唇蹭到他的耳际,像是小猫呢喃一样地——

——“嗯喵……”


(5)

他们那晚还是做了, 八木尽量地放轻自己的动作,一切都轻柔地像是对待易碎的娃娃,手指也一遍又一遍的顺过对方发梢,然后沿着对方的脊柱往下滑,最后用自己的肉体形成一个保护的姿态,将人困在自己的怀抱和床铺之间。

而对方那晚也并非呻吟,而是呢喃,像是雏鸟,又像是幼兽。

但是八木不后悔他们那晚做了,因为他之后昨晚后对方的身体不再颤抖,而是温顺地,蜷缩在他的怀里睡过去。

呼吸平稳一如往常。



(尾声)

而一个月之后,麦克给自己的所有社交账户的“单身”都改掉了,然后在推特更新了一张新的自拍。

没有配文,只是上面是麦克对着镜头笑得灿烂,而另一只明显属于一个健壮男人的手正搭在他的肩上。

这一张图片让他无数粉丝高呼失恋,他的助理为麦克出柜的事忙得焦头烂额,感天谢地,至少这个年代不会因为性向就给英雄的职业设了天花板,只要处理好公关就行。

只是很少有人知道——

“你觉得这个真的能吓到人吗?”

发图片之前麦克还有些皱着眉头地选择滤镜,“我怕日后要真是以为我好壮汉这一口,如果是变态壮汉粉丝骚扰我怎么办?”

“放心。”八木的手指捏过对方脸颊,“我会陪你近身格斗训练的,那些人最后都不是问题。”

“不要啊!”

当然,那声哀嚎就被八木有意地忽略过去了。

=======end========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