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满目

无题

注:天雷慎入,天雷慎入,天雷慎入(重要的事说三遍

路人x凤凰丑,如有不适及时退出。

我觉得我疯了系列


那画着小丑妆容的人在跳舞。
只是不像平日,他的膝盖在软垫里扭转,上身摇摆,腰身起伏,像是随着笛子而起舞的蛇,只不过他口中还吞吐着一个人的器官,脖颈塌下,从脊背到翘起的干瘪臀部都成了一条线,满满是迎合的姿态。
但是这看似受着磨折的中年男子却格外享受的样子,他脸上画着小丑的妆容,而搭配着此刻的处境就像是某种特殊癖好的人形娃娃,只是倘若旁人看见这幕大概会惊掉下巴,毕竟任谁都想不到那样的人会在人身下为人口,把腰肢摇摆得像是一条正欢的蛇。
但是这一切就是这样发生了,哪怕是看似主导这一切的人其实也在这最原始的享乐下颤抖,哪怕他前一分钟还看着这画着小丑妆容的男子对他露出了一个脆弱的表情,在这么近距离下那些属于无关的美好从这太过夸张的妆容下浮现出来,疯狂遁逃,而脆弱浮现,他看起来就像是快被水淹死的狗,那双浅色的眼睛里都是湿漉漉的水色,像是从灵魂最深处渗出的泪水,又像是让自己显得无辜的一点可供玩乐的配色,但是具体是什么一点都不重要,他在这幅表情的男子面前无需片刻就彻底溃败,就像是被蛊惑了一样,掏出自己的一切,宛若供奉一样地双手呈上。
哪怕只要他稍微恢复一点理智,都会马上明白这个行为无异于是把自己的脖颈送到虎狼的口中。
而这画着小丑妆容的人,不,他应该就被称之为小丑,况且他也确实就是那位“小丑”,就此一家别无分号,这哥谭里哪里还敢有第二个人叫做小丑?
所以任何人都可以理解这位“无辜人士”的战栗,不是谁都能那么淡定地把自己的身体一部分交给一个脑子有问题的人,小丑到底在想什么没人能知道,对方的大脑里就像是一团混沌,又或者是一个巨大的黑洞,将所有东西都吞下去,然后看不见踪影。
不过对方的好奇心也是真的,这疯狂的风暴卷席每一处他感兴趣的地方,就比如现在在这里,小丑像是一只承欢的雌兽,辗转承合,而且看他的熟练度,应该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小丑在吞吐,舌尖缠绕,咽喉咽下空气好让拿那东西越滑越深,这个过程中他在折磨自己,不能真的被吞下的物件只会招来生理的反胃,但是咽喉收紧也让他吞下自己的哽咽。而这一次真的有泪水落下,只不过连他脸上的妆都没能冲花几分,早就有人怀疑那张小丑妆容已经印进了这个男子的面容里,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被摘下。
但是他还是在笑,在一切他可能能笑的间隙笑出来,在他亲吻那玩意的头部的时候,在摇摆腰肢用自己脸颊蹭过对方的器官的时候,他把自己的鼻尖埋进那腥臭的地方,深深吸一口气,然后大笑出声。
像是得到了想要的东西的孩子,又像是对这一切感到无名的欢愉。
所以在他最后吐出那器官的时候,他从自己的怀里掏出枪,点在了那刚刚发泄完的前端上。
“要听一个笑话吗?”
那小丑舔过唇边的发白的液体,仰起头,对着那尚且站立的男子露出一个满足的微笑。
“比如说——”
他特意拖长音,声音带着嘶哑的愉悦。
“敲敲?”


评论

热度(17)